给飞机诊病的“全科医生”郭丙友:只能一万,决不能万一 _东江盐焗鸡网 

<sub id="c2mwX92436"><dfn id="LJ8C092477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TI0Hw86193"><listing id="2HLtL74642"></listing></address>
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
<sub id="yHH0g47813"><dfn id="0BjZ860730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BwZ9K84853"><listing id="ugrsg70174"></listing></address>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给飞机诊病的“全科医生”郭丙友:只能一万,决不能万一

点击:46343
  www.dogw.com.cn

  给飞机诊病的全科医生

  “这是我维修运—5飞机的照片,我真的喜欢修飞机。”

  “触摸着的感觉不一样,那种放飞的指令一发,就意味着肩头承受着万斤安全重担,只有飞机平稳落地了,这个担子才算是卸了。”

  ……

  说这些话的是郭丙友,59岁,南航旗下重庆航空公司飞机维修工程部主任、高级工程师。即将退休的他,工作是给飞机“诊病”。

  郭丙友说,工作40余载,如果时光能留住些什么,那么他修过的飞机,就是对中国民航业快速发展最好的印证。

郭丙友说,飞机维护最重要的是责任心与细心。

  “这要是在天上,后果不堪设想”

  虽然临近退休,郭丙友看上去还很年轻,同事们都喜欢称他为“郭老”——这个“老”字,与年龄无关,而与他资深的维修经历有关。

  1978年,郭丙友参军入伍,在某飞行大队机务中队学习并从事飞机维修工作。1981年退伍后,郭丙友留在了该大队。这个大队,就是当年赫赫有名的中国北方航空公司(后来与南航重组)的前身。

  尽管北方航空公司是民用航空,其飞机还停留在运-5、安-24等苏制飞机时代。“那些老飞机,不像现在的飞机都有维修手册。”郭丙友告诉记者,现在的飞机有任何问题,飞行员都可以从仪表盘上一目了然地看到,那个时候不行,全靠维修人员的技术和经验。

  他记得有一次,一架运-5需要维修,打开发动机一看,一颗没有拧紧的销子飞了出来掉在发动机旁,甚至打坏了几片发动机叶片。看着这个场景,大家捏了一把汗,“这要是在天上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郭丙友说。

  有了这些耳濡目染,郭丙友深知自己的工作不能掉以轻心,要做就必须保持零失误,这也是他对徒弟的要求。

  更惊险的,莫过于参与大兴安岭火灾通航任务的保护。1987年4月,郭丙友像往常一样在大兴安岭执行为期一个月的火情防护任务。因为遭遇超常的春季干旱,5月6日起,大兴安岭发生一场为期28天的特大森林火灾。火灾遇上飞机定期检修,加上人员少、器材缺,面对突然增加的任务,郭丙友说那会儿是牺牲了休息时间起早贪黑做飞机定检,既要确保飞机安全起降,又要让它在高空能够灭火。

郭丙友(左)检查发动机

  “谁来催促也没用,安全说了算”

  不许飞机带病上天,是郭丙友和同事们的工作原则和底线,“我这份工作,谁来催促也没用,安全说了算。”

  郭丙友和他的同事们,说是飞机维修员,其实更像是飞机的医生,要对飞机进行全方位望闻问切,确认飞机状况健康后,才能放行。

  如何才能放行?郭丙友说,小到一颗螺丝,大到发动机故障,都需要他们及时而严谨地处理好。

  重庆航空飞机维修工程部总经理张丰介绍,2007年重庆航空机务系统开始组建,从机务队伍成立到现在,郭丙友展现了在飞机维护检修方面的绝对优秀和权威。这一点,令许多年轻后辈不得不服。

  从苏制飞机到欧洲飞机的维修,语言文字就是一个大难关。郭丙友说,俄文难,英文也难。

  在郭丙友的工作间里,有一本中文翻译的空客维修手册,但他说,这本册子只能作为参考。于是,当时40多岁的他,从一个英文也不认识,到没事儿时就记和背:Airworthness Directive是指适航指令,表示试航当局颁发的为保证飞行器适航的通知,强制执行;Service Bulletin是指服务通告;Service Letter是指服务信函;Service Information Letter是指服务信函……

  成千上万的单词,又是专业性非常强的单词,对于人到中年的郭丙友来说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但一想到安全这条线,什么事都能挺得过去。

  为克服学习上的难关,郭丙友随身携带了一个小笔记本,看到不认识的单词,就随手记录下来,认真得就像一个小学生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用6个多月的时间,攻破语言难关,生生啃下了这块硬骨头。当时,与郭丙友同期学习的机务人员约200名,大部分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,最终却只有不到30%的人通过考核。

  有什么学习秘诀?这个问题让郭丙友轻松一笑:“哪有秘诀,我天天看到这些单词,自然就熟悉了。”

郭丙友(左)仔细检查起落架

  “只能一万,决不能万一”

  回忆起从事维修飞机40余年的经历,郭丙友在云淡风轻的谈话间,也表达自己对这份工作的专注如一。“维修飞机的核心思想,就是保证飞机的飞行安全。”郭丙友说。

  他告诉记者,以前在部队,有师傅教如何修飞机。师傅当时给他们说的话是:“飞机飞出去,就上了高空,只能一万,决不能万一。”

  所以,确保飞机的一万个安全,就是他工作几十年来唯一的重任。

  郭丙友介绍,以前飞机都是靠人工找故障、找病因,靠维修人员的经验来处理。现在随着技术的发展,飞机发生故障后会自动报警显示,比如A320系列飞机就会直接显示错误码,维修人员根据这个错误码来查找排除故障,只有故障彻底排除了,错误码才会消失。

  前几年,南航广州飞机维修工程有限公司成立,专门负责飞机维修,郭丙友在重庆的工作从维修变成了整机放行工程师。所谓整机放行,就是飞机修好后,郭丙友和同事要去逐一检查,确认是否达到起飞标准,之后才能放飞。

  郭丙友说,因为每个型号飞机的技术性都很强,要维修不同类型的飞机,还必须考取相应机型的维修资格。只有具备过硬的技术,才能排除飞机的故障。

  从安24、运-5、运-7,到麦道MD-82、MD-90,再到后来的A300、A320、A380等空客系列,中国民航发展过程中的机型变化,也是郭丙友事业历程中一道又一道坎,在一一迈过这些坎的过程中,郭丙友逐渐成为一名给飞机诊病的“全科医生”。

郭丙友抽查驾驶舱设备运行状况

  “坚守岗位辛苦点,也是值得的”

  张丰告诉记者,维护飞机安全是一个有始有终的过程,其中一部分是跟班放行,另一部分是驻站放行。每逢春运和暑运,跟班放行和驻站放行的任务就会多起来。在机务系统,有整机放行资质的人不多,每当遇到这个时候,郭丙友总会第一个顶上去,“我去吧”成了他的常用语。

  从2007年到2018年,逢年过节的时候,几乎只要是有需要外地跟班运行的维护安排,郭丙友都会飞行在蓝天上。如果当天只有一个本公司航班落地对方机场,这个时候的任务就叫跟班放行,航班抵达对方机场后,郭丙友在确认飞机安全无误后,发出放行指令,飞机才具备从对方机场起飞飞回重庆机场的资格。如果公司有多个航班当天都要抵达对方机场,这时郭丙友就需要在对方机场住上一天,确保每一架落地飞机都安全检查完后,逐一放行,这就是驻站放行。

  经常不能与家人团圆,是否感到遗憾?郭丙友笑笑说,其实也想跟家人多聚聚,“但飞行安全比什么都重要。坚守岗位辛苦点,也是值得的。”

  据了解,从1978年入伍开始,郭丙友就在学习并从事飞机维修工作。40余年时间里,他维护的机型从运-5、麦道MD-82、安-24,到空客A300、A320系列,工作的场所从简陋的机棚到现代化机场,他从未出现过一起安全差错。正是有了郭丙友以及许许多多同他一样的“全科医生”,秉承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,用辛勤挥洒的汗水,以尽职尽责的态度,保卫着每一架飞机的安全,保护着每一位乘客的安全。

  重庆晚报-上游新闻记者 王渝凤 毕克勤 实习生 蔡红梅 摄影报道

http://www.dogw.com.cn
顶一下
(95394)
踩一下
(90358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
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


<sub id="4G5tb69466"><dfn id="ubZPb87155"></dfn></sub>

<address id="CZfzi48574"><listing id="JglxP41266"></listing></address>